星期五, 十二月 15, 2006

关于planeshift

关于planeshift有必要说两句。毫无疑问,linux下确实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游戏,即便是如同planeshift这种画面好些的游戏,也因为开发进度太慢而无法让人满意。不过,这个背景倒是很有意思:一个洞穴世界。
我稍微看了一下他们的介绍,大概了解了一点皮毛。不过那不知所云的历史资料却让我十分郁闷, 我的英文确实不怎么的,lol。
让我来营造这么一个洞穴世界,我会这样做:
在遥远遥远的宇宙深处,有一个巨大的固态行星。它沉浸在无尽的黑夜与白昼的轮回中,不知度过了多少时间。但是,它的命运却被一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彗星彻底改变,那是一次大碰撞,比起宇宙中其他的交通事故,这也许算是很小的一个,一颗占了行星体积六百分之一的彗星永远的留在了行星的体内,在它身后形成是一个巨大的洞穴,planeshift。携带大量水分的彗星由于过于深入,居然把行星内部液态火焰给熄灭了,而它自己却化成了一片清水。一批又一批的彗星前扑后继,就这样,行星被包裹在彗星们带来的水分中又不知道度过了多少岁月。
然而引力还在继续着它默默的挤压,这个洞穴在逐渐变小,而不可思议的是地心的火焰再一次燃烧。在这片海洋里,生命出现了。当大气的厚度足以防止水汽继续蒸发时,这个世界上却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石头圈,陡峭光滑的洞壁把planeshift与茫茫大洋永远隔绝起来了。而洞穴里的生物也开始了他们独特的进化。然而最大的机遇却是源于地心的不断变热,这让planeshift拥有了相对较高的温度,水分逐渐蒸发,土地不断淤积,而面对不断减少的海面,一些生物们不得不逐渐适应陆地,伟大的进化开始了。
由于各种原因,这个洞穴形成了七层。最上面的一层由淤泥形成,肥沃,植被茂盛,第二层由石头构成, 是层积过程中重的石头在巨大压力下构成的。而这些石头被水融化,形成了错综复杂的溶洞。再往下,便是彗星中的石头残骸,这些来自异星的石头饱含一些奇妙的元素,他们堆积着,只有一些狭小的缝隙能通到第五层。第五层早在彗星来到前就已存在,这原来是行星上的一个巨大的空洞,彗核在这个空洞中并未受到太大阻力变直接向着地心扑去,留在这里的只有大量的水分,这也是现在planeshift第一层的淡水的重要来源。第六第七层则是地心重新点燃的产物,如果第七层是火种,那么第六层便是铁锅,它不断蒸烤着第五层的底部。
然后就是生物了,planeshift的生物按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着,一个是靠这天上恒星的热量生存,一个是靠着地心逐渐散发的热量发展。由于洞穴的分层,他们互不干扰的发展了很多年,形成了不同的智慧生物。
在海洋表面里发展起来的那一支在淤泥上升到足以让他们立足而又不影响他们接受阳光时前往planeshift定居。当洞壁露出水面时,第一批陆地生物诞生了。他们停靠在陡峭的石壁上,先是靠着脚上的吸盘固定,然后他们中间一些长着翼膜的生物学会了滑翔,他们用粘液和海草在石壁上建立居所,这就是翼爪人的祖先。他们生活在不那么陡峭的石壁外侧。

当planeshift露出一些小岛时,最早的一批翼爪人抵达了。他们被风暴刮进了planeshift,原以为要葬身于这豪无立足之地的地中海,幸运的是他们降落到了一个小岛上。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奇异的世界,这里没有高耸的崖壁让他们起飞,也没有强劲的气流让他们翱翔,这里生长着一些矮小的植物,粗糙的地表让他们带有吸盘的脚十分不适应。不过,还能强求什么呢,这些幸存者们再也无法返回自己清凉美丽的故乡,他们只好在这里建立的他们的家园。

而地心的生命似乎出现的更要早远。抵达地心的彗核上携带了一些封冻着的生命种子,睡着温度的提高,他们奇迹般的复苏起来。他们似乎天生就喜爱炽热的岩浆,他们生活在不断升温的第七层,而不断升高的温度似乎给了他们进化的无穷动力,他们就这样神秘的存在于这严酷的第七层。寒热的第五水层把他们隔绝起来,直到很久以后的一次火山爆发,他们才踏着岩浆来到地面,他们,被其他种族视作邪恶,并被冠以地狱使者的称号。
而在第四层生活着另外的生物,石头人。这一层含有大量的彗星石头残骸,他们在漫长的淤积过程中被分散在各处,而淤积下来的细菌吸收了这些石头晶体,形成了坚硬的外壳。这些细菌们依靠这些晶体中蕴含的能量存活,发展,变成了石头人。
随着岛屿和岛屿间界限不断被打破,翼爪人开始遍布planeshift的表面。而不同的地形开始使得他们发生不同的进化。那些生活在平原的翼人逐渐失去了自己的翅膀,他们学会这种植,开始了planeshift智能生命的第一次繁荣。那些生活在大树林的翼人再一次的使用起了自己翼膜。寒冷的森林让他们身上的鳞片越来越少,逐渐变成一层细毛,他们的飞翔能里得到了发展,他们成为了会飞的精灵族,生活在东面的树林中。还有一些翼爪人迁移到了峡谷,这里他们重新继承了祖先的生活方式。

1 条评论:

zx.Longinus 说...

设定相当不错,我也去看看。